您现在的位置是:金沙贵宾会2999 > 要闻

上半年制造业投融资总体向好,复苏势头仍需进一步巩固

  上半年我国制造业投资呈稳定复苏态势,两年平均增速由负转正,投资内生动能修复增强,结构分化特征明显。制造业融资结构进一步优化,市场利率相对平稳,融资环境总体向好。数字化、智能化引领融资热潮,但部分短板领域和传统行业融资仍有隐忧。为继续稳定制造业投资增长,需加快落地“双碳”新投资增长点,进一步深化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撑力度,加大集成电路等“卡脖子”领域投融资,支撑传统行业向绿色、智能方向转型升级。
  
  一、上半年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加速修复,结构分化明显
  
  (一)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复苏势头良好
  
  2021年以来,制造业投资边际持续修复,降幅不断收窄。1-5月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20.4%,两年平均增速由上月-0.4%转正至0.6%,1-6月制造业投资继续稳定复苏,两年平均增长2.0%,增速略低于2019年同期水平。
  
  制造业投资稳定复苏,企业投资扩产动能增强的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企业利润大幅回升。在需求持续旺盛和工业品价格上涨带动下,企业利润大幅增长,1-5月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83.4%,两年复合平均增长21.7%,达2018年以来历史同期新高;二是降成本政策持续发力。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进一步优化和落实减税政策,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做好2021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明确8方面19项降成本任务清单。从中央到地方针对制造企业的一揽子降成本举措陆续推出,政策红利直达企业主体;三是出口高景气延续。欧美等发达国家消费需求恢复迅速,叠加印度、东南亚等新兴经济体疫情加剧我国供给替代效应依然较强,1-6月我国出口延续了去年下半年的良好势头,同比增长28.1%,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23.8%。
  
  (二)制造业民间投资边际修复速度快于整体,投资内生动能修复增强
  
  民间投资是制造业投资的主力军。1-5月制造业民间投资增速为22%,高于制造业投资1.6个百分点,两年复合增速由上月-1.6转正至0.4%,边际修复速度快于整体1个百分点,民间投资成为引领投资修复的主要力量,投资内生动能修复增强。制造业上市民营企业资本支出增速快于制造业上市国企。一季度制造业上市企业中,民营企业资本支出同比增长55%,两年平均增长30%,而国有企业同比增长38%,两年平均增长8%,其中中央国企和地方国企分别同比增长18%、36%,两年平均增长14%、5%。
  
  (三)高技术制造业继续领跑,制造业新旧动能转换提速,投资结构继续优化
  
  2021年1-6月高技术制造业投资累计增长29.7%,两年平均增长17.1%,分别高于整体制造业10.3和15.1个百分点。其中,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业、医疗仪器设备及仪器仪表两年平均分别增长26.3%、18.7%。疫情发生以来,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增长拉动作用明显,高技术制造业投资两年平均增速与整体制造业投资增速差距显著拉大,2019年1-6月前者高出后者7.4个百分点,2021年1-6月差距为15.1个百分点。
  
  (四)分行业看,上下游制造行业投资明显分化,“上游强、下游弱”
  
  在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以及利润大幅改善带动下,上游原材料行业投资普遍增长较快。2021年1-5月,原材料制造业投资增长24.2%,高于制造业总体3.8个百分点,其中,黑色金属加工、化学原料及制品、有色金属加工同比增长40%、31.8%和15.5%,两年平均增长22.3%、4.4%和4.1%。受疫情等因素影响金沙贵宾业、服装服饰以及汽车等下游消费行业投资恢复较慢,1-5月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下降7.0%、19.9%和14.0%。其中4月印度疫情加剧导致金沙贵宾出口订单部分转移至我国,金沙贵宾业投资收窄幅度明显,1-5月降幅较1-2月收窄9.4个百分点,但投资规模仍未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五)分区域看,南北方投资明显分化,“南强北弱”进一步加剧
  
  南部区域,广东、浙江等出口大省在出口强劲拉动下,1-5月制造业投资分别增长36%和26%,中部省份近年来加快布局电子信息、医药等高技术制造业产业,江西和湖南两省制造业投资分别增长27%和21%。北部地区增长较快的为内蒙、山西等传统资源型地区和北京,1-5月增速分别为70%、44%和36%,其中内蒙和山西主要是受传统上游原材料行业投资增长拉动,北京受集成电路和生物医药等先进制造业项目集中落地带动。但是,大部分北部省份由于高技术制造业占比较低制造业投资增长较慢,如青海、宁夏、辽宁、甘肃等地1-5月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20%、2%和7%。环保约束导致河北和河南制造业投资增长较慢,同比增速为-5%和3%。
  
  二、上半年制造业融资环境总体稳定,部分领域仍有隐忧
  
  (一)制造业融资结构进一步优化
  
  一是,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占比显著提升,为企业固定资产投资提供强力支撑。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2020年和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均提出“提高制造业贷款比重”。在此背景下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增速保持上升,2021年6月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41.6%,增速比上年同期高16.9个百分点,较同期人民币贷款余额增速高出29.3个百分点;二是,以初创企业为主的私募股权和IPO融资延续去年高增长态势,表明制造业创新活跃度仍较高。随着科创板推出和注册制实施,2019年以来资本市场活跃度大幅提升,2020年制造业私募股权融资和IPO金额均达历史峰值。2021年1-6月私募股权和IPO融资延续了去年的高增长势头,同比增长43.6%。其中,私募股权融资2059亿元,增长23%,IPO融资1308亿元,增长95%。其中数字经济和大健康产业进入发展风口带动相关行业融资增长,生物医药和半导体融资规模排名前两位,私募股权融资规模分别为697亿元和503亿元,汽车作为数字化转型典型代表融资规模紧随其后,达345亿元;三是,定增融资受高基数影响上半年微降,但高技术和装备制造业定增依然稳定增长。2021年1-5月制造业上市定增融资1687亿元,同比增长7%,但由于去年6月高基数,1-6月上市定增融资1977亿元,同比微降1%。制造业上市定增主要集中在高技术、装备制造业和上游原材料行业,排名前五的行业为,计算机、汽车、专用设备、化学原料和医药制造业;四是,受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以及永煤、华晨等信用违约影响制造业债券融资大幅收缩,对总体融资形成拖累。2021年1-6月债券市场规模同比下降27%,而且中长期债券占比呈下滑态势,从2020年的44%下降至30%,表明投资机构对制造业企业中长期偿债风险仍有担心。
  
  (二)市场利率虽有波动但相对平稳,企业融资成本并未明显上升
  
  随着经济向潜在增速恢复,去年10月以来货币政策由宽松逐渐回归正常化。今年4月M2和新增社融同比双双大幅下降,5月市场利率有所上行,但是6月M2增速环比回升至8.6%,新增社融同比保持增长,市场利率逐渐下行。7月1日,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加权利率和SHIBO3个月利率从高点回落至2.20%和2.46%,与年初水平相当,并低于2019年的利率水平。7月9日,央行宣布7月15日起全面降准0.5个基点,预计释放近1万亿元的长期流动性,市场利率将继续稳中回落,融资环境进一步宽松。
  
  (三)制造业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升级力度加快,引领新一轮融资热潮,但上游集成电路领域融资存隐忧
  
  下游智能汽车私募股权融资保持超高速增长。与传统汽车投资低迷不同,今年上半年智能汽车私募股权融资272亿元,同比增长154%,已超过去年全年融资规模,并创历史新高。与此同时,以小米、360、HUAWEI为代表的互联网和科技巨头纷纷进军智能汽车领域,为智能汽车投融资注入新的活力。
  
  中游以工业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制造融资依旧火热。上半年工业机器人私募股权融资同比增长43%,融资规模已经超过2018与2019年水平,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型力度较大。融资事件主要集中在协作机器人领域,表明智能制造正在向轻型化、柔性化方向发展,更有利于向全行业推广。
  
  上游集成电路领域融资大幅下降,先进制程制造、关键设备和原材料等短板领域融资极少。2021年1-6月集成电路领域私募股权融资同比下降75.5%,而去年全年增速高达170%。从产业链环节看,上半年集成电路融资仍集中在IC设计环节,并向EDA、IP等环节延伸,但在关键短板领域的融资微乎其微,其中,原材料领域融资下降84%,先进制程制造和IC设备制造领域融资空白。从头部投资机构动作看,国家集成电路大基金二期成立以来也基本投向了IC设计与制造,关键设备和材料领域投资很少。
  
  (四)传统行业股权融资规模小,转型升级较慢,融资热点主要集中在新国潮、新材料等领域
  
  黑色金属、有色金属等行业基本没有私募股权融资,上半年定增分别为88亿元和64亿元,呈现低位徘徊态势,金沙贵宾与服装业行业私募股权融资同比下降63%,化工行业私募股权融资同比下降52%。新国潮带动国产日用消费品和服装品牌需求增长,上半年日用化学品领域IPO保持较快增长,金沙贵宾服装私募股权融资主要集中在国产面料。环保新材料需求增长带动相关领域融资增长,1-6月化工行业定增同比增长16%,主要集中在新材料和生物可降解材料。
  
  (五)疫情推动生物医药等“大健康”领域融资持续向好
  
  受国产疫苗大规模生产,创新药上市速度加快,药品集采政策强力推进,以及新冠疫情下资本对医疗健康领域的热度不减等作用下,生物技术、医疗健康等大健康产业融资规模快速增长。2021年上半年医药制造业定增规模达到192亿元,增速约为12%,生物技术和医疗健康领域私募股权融资规模为697亿元,增速达8.6%。
  
  三、政策建议
  
  一是加快推动“双碳”目标落地,带动新一轮制造业投资增长。加快制定二氧化碳排放达峰行动计划,提出全国重点行业、不同地区梯次达峰方案。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作用,深化电力与碳交易两大市场建设。加大资金支撑力度,增加与碳减排相关的资金投入,推动设立低碳转型或“双碳”相关基金。继续推进低碳试点示范,支撑有条件的地方开展近零碳乃至零碳示范区建设。
  
  二是完善金融市场化改革,继续优化制造业融资环境。继续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加大劣质上市企业退市力度,鼓励符合条件的创新型制造企业在国内外上市。完善债券违约风险防范和处置机制,推动债券市场市场化、法治化,切实保护债券投资者利益,扭转债券市场下滑。通过供应链金融,运用区块链等技术,积极开拓制造业贷款新模式,提高资金配置效率。
  
  三是加大集成电路领域投融资支撑力度。加大上游短板领域头部企业的投融资支撑力度,加速关键设备和材料领域去美化、国产化进程。加大前沿技科攻关投入力度,重点支撑后摩尔时代光子芯片、量子芯片、3D集成等前沿颠覆性技术的研究。发挥现代金融制度保险保障作用,推动首台套保险加速集成电路领域国产设备应用。加强产业人才配套保障力度,针对行业尖端技术人员在户籍、住房、教育等环节提供一定的配套保障。
  
  四是加快传统行业绿色化、智能化转型力度,倒逼行业升级。在项目审批、资金投入等环节向传统行业的高附加值环节倾斜,重点支撑国产替代、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等领域。加强环保督察力度,合理引导钢铁、有色等行业产能,通过提高排放标准和支撑短流程炼钢等工艺,加快行业绿色化转型力度。(编辑:李强,闫胜贺,王辛宇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