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金沙贵宾会2999 > 要闻

张燕生:今明两年中国经济好于预期

  由《财经》杂志、《财经智库》主办的“全球经济信心指数发布”于4月11日举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出席并发表演讲。
  
  张燕生表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重塑,做好自立自强,开放合作的供应链是关键。一个浪漫的时代结束,过去大家三十年熟悉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体系架构恐怕不会再继续下去。但是,一个新的神奇的时代开始了,核心的问题是在变化中,向安全、向干预、向意识形态化,它会对全球的三链产生非常大的冲击,但是大家可以看到,新的科技革命和世界在数字全球化、服务全球化、人文全球化过程中,渴望合作的意愿仍然会推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产生比较密切的合作趋势。
  
  以下为演讲实录:
  
  张燕生:因为最后一个讲是最讨人嫌的,所以我尽可能控制时间。燕冬总给我加了一个“预测”,我没写“预测”,我主要从中长期的角度谈一下前瞻。
  
  谈一下2021,我的题目就说明了我的观点,我的题目是“今明年两年中国经济显著好于预期,全球宏观政策的钟摆向就业倾斜”,也就是一鸣主任讲到的实质性通胀,什么叫实质性通胀,和元春校长讲的通缩比通胀更可怕,以及益平教授讲的市场的情绪怎么看2021年中国和美国的相对表现。我的观点非常简单,也就是世界可能回不去了。我的看法是,这个回不去包括宏观政策,元春校长说通胀可能是最不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通缩。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我认为全球宏观政策的钟摆可能还是摆向了要创造更好的就业、更好的增长态势,尤其对中美,要创造一个更好的全球竞争和领导地位,因此它会下这么大的气力去刺激经济。
  
  第二个我问自己的问题,全球经济贸易恢复性增长态势会持续下去吗?大家都知道2021年IMF预测全球是6%,美国是6.4%,WTO预测全球的贸易是8%,去年是5.3%的收缩。可以看到,国际权威机构对2021年全球经济和贸易的预测是非常非常强劲恢复的,我的问题是它能持续下去吗?我的第二句话是凡是逆境都是调整的黄金期,对中国来讲,怎么把握住今后可能出现的大的调整、动荡和冲击的危和机。因此,我就这个问题问了三句话:第一个问题,全球化进入下半场恐怕系统性风险会明显上升,机遇还在吗?第二个问题,全球贸易投资恢复增长是继续下去吗?刚才元春校长举了一下增长的贸易数据,你可能给的数据是1990年到2007年贸易增长率和GDP增长的倍数大幅度明显高于2009年到现在。从这个角度讲,过去三十年大家所熟悉的贸易增长的基本态势,可能会发生一些重要的变化。第三个问题,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格局还能继续下去吗?我讲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形成的依据是三个因素:一是全球化,现在讲逆全球化。二是IT革命带来的国际分工,现在讲的是AI革命,AI革命和IT革命对全球的影响是一样的吗?恐怕是不一样的。元春校长说,全球劳动生产率仍然是减速的趋势,说明IT革命还没有给全球劳动生产率带来技术进步、生产率上升的创造性效益。但是,IT革命和AI革命一个最大的不同是,IT革命带来了全球综合物流革命和供应链管理,一个产品可以在全世界生产,还可以做到零库存,及时供货。AI革命呢,链条更短,链条更本地化,链条更意识形态化。在这种情况下,国际大三角的分工格局,即使是用经济刺激,再大的刺激力度,世界不一样了。大家是用旧范式研究新问题,还是用新范式研究新问题,这恐怕是大家要把握的。我后面的结论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构建新发展格局是一个重点,国内大循环是主体,双循环是三个深耕,深耕东亚,深耕一带一路,深耕美欧网络。
  
  第二部分,从多边体系,未来的前景会怎么样?未来全球化治理的架构可能是非常不确定的。现在世界有三种治理观:一是传统的基于规则的自由贸易的治理观,美国会认为,这个系统美国吃亏,中国占便宜。二是美国最近提出来的基于对等的公平贸易的治理观,现在有一个趋势,就是传统的基于规则的自由贸易治理观和基于对等的公平贸易治理观,在拜登说“美国回来了”,这两种治理观现在开始并轨。三是基于公平的包容贸易的治理观。这三种治理观的未来是合作还是对抗?拜登目前的贸易代表和拜登的政策主张,有可能多边体系有可能面临的是更多的对抗。大家可以看到,新的美国贸易代表戴女士讲,下一步要把应对中国所带来的挑战作为美国的关键和优先事项,而拜登回归多边主义很大程度有可能会在盟国体系价值观方面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现在多边体系,美国回来了,但在维护美国的核心利益和霸权地位,实际上未来有可能世界会出现更多的冲突和对抗。
  
  全球区域化出现了分散、重组,而推动贸易投资的自由化便利化出现新动向。去年中国达成了两个重要协议:RCEP、中欧全面投资协定。中国现在要积极考虑加入CPTPP,世界上的一个高标准的制度规则。这里能看出什么呢?中国RCEP的零关税十年内能达到90%,中日韩下一步的谈判零关税有可能达到95%,CPTPP零关税99.5%,区域化对中国来讲,市场越来越开放,中欧的全面投资协定,中国全面考虑加入CPTPP,代表着中国下一步的制度会更加开放。从目前的情况看,区域化的分化重组是大家对2021年的经济最不确定的因素。
  
  简单谈一下贸易产业的前景。
  
  贸易我问了自己五个问题:第一、国际贸易还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吗?我的结论,恐怕贸易过去三十年的黄金时代结束。第二、贸易还是基于国际工序分工的中间品贸易体系吗?我的看法,拜登上台以后,恐怕大家会发现国际工序分工的贸易体系恐怕会发生重大变化。第三、国际贸易的区域化会不会形成新的格局,区域化的格局,也就是会不会出现新冠疫情结束以后全球需求东移、供给东移、创新东移、资本东移、货币和金融合作东移的新趋势,能够逆转这个趋势的风险在明显上升。第四、国际贸易的格局怎么才能破解萨缪尔森陷井,中国技术进步、产业结构进步、贸易进步不可避免的会动发达国家的奶酪,由互补性结构转变成竞争性结构,也就是中国能不能构建更高水平的互补型的贸易和产业结构,更高层次的共享型贸易合产业结构,从赢者通吃转变成互补、共享、合作的结构,这一步对中国的发展是很重要的。第五、很多专家都谈到了3060的问题,怎么解决大家绿色贸易,碳达峰、碳中和?
  
  最后一句话,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重塑,做好自立自强,开放合作的供应链是关键。一个浪漫的时代结束,过去大家三十年熟悉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体系架构恐怕不会再继续下去。但我认为,一个新的神奇的时代开始了,核心的问题是在变化中,向安全、向干预、向意识形态化,它会对全球的三链产生非常大的冲击,但是大家可以看到,新的科技革命和世界在数字全球化、服务全球化、人文全球化过程中,渴望合作的意愿仍然会推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产生比较密切的合作趋势。因此,2021年大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叫“开局”,一个新的世界开始了,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我就讲这么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